一种会话本地头像生成器

v1.0 1st Edition

这篇文章介绍一种会话头像的本地生成方式,主要的应用场景是类似IM(即时通信)会话列表。在实际开发中头像的生成依赖多个功能模块,这里也进行简单的设计方面介绍,如果对这方面有经验的朋友可直接跳转到TL;DR(太长不看),也可以直接从下面的列表跳转到本文的主题。

在正文开始之前首先阐述一下开发与设计层面的一些思想。

对客观事物的抽象与实现向来都是范围上由大到小,认知上由抽象到具体。

对程序设计来说,万万不能从细节着手拼凑出整体结构。实现不论复杂与否必须在设计上保持形式的简洁,以及细节的优雅,形式的简洁是一切的前提,细节的优雅则可以通过迭代与重构慢慢追求。

十七年十月番扫番报告

转眼间十月档期已接近尾声,有些番剧也已经完结。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秋季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这些方面面的经历即便在整个17年也显得尤为重要。首先在这个季度开始的时候看到一个好评的游戏《我在七年后等着你》,这个游戏的优势在于剧情,但是我却开始思考一些关于移动端某一类游戏的可能性。而这几天这个游戏的良心DLC也已经开放下载,又可以重拾这份感动了。而另一边就在这几天一个历经4-5年的独立开发游戏《画中世界》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类似《纪念碑谷》的视觉切换游戏其制作难度远远高于纪念碑谷,在初次体验过后给人留下强烈的视觉与心理冲击。

主机方面在高喊“P5天下第一”没多久,新的《塞尔达》和《马里奥》让我们真正的体会到了“喷神”的那句话,“任天堂就是世界主宰”。但是老任的作品已然是业界标杆犹如神一般测存在,几乎没有哪款作品可以与其相提并论,于是我们依然在喊“P5天下第一”,直到又一部更加小众的作品诞生《XB2》。正是由于XB2的存在让我们这些路人观众认识到,无懈可击百分百完美的P5依然存在瑕疵,P系列依旧没有达到顶点,它依然有突破自己的可能。我们一起期待吧。

电影方面在十月之后虽然让人眼花缭乱,但是即便到了现在看来依旧少一部真正在口碑和市场上拥有统治力的作品。如果选个最好的话那么应该是《战狼2》了吧,动画电影方面皮克斯的《COCO》以同样的表现展现出强力的后劲。霓虹电影在《你的名字》之后终于被资本注意到,未来的引进必定会越来越多。《你的名字》真的是没有必要做过多的评论,毕竟由于出资方压力,开始走向更加稳健的商业片道路。虽然少了些“文艺”气息不会出现以前那种如《秒五》一般让人无限回味的作品,但是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让更多人认同了自己的片子,怎么说也是好事一件。

十七年七月番扫番报告

一七年的七月番现在来看,我并不是非常的满意。这其中有大量的一开始就不想看,以及刚开始看就弃番的作品。有不少朋友让我推荐七月番,我给的一直都是《来自深渊》与《公主准则》这个答案。

然而这其中还有《骑士与魔法》和《带着智能手机闯荡异世界》这种打破常规给人眼前一亮的作品,而《骑士与魔法》这种爽文片也成了难得的每周看完再睡觉的按时追番片。其它的番说实话真是的完全的提不起兴趣。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季度《妄想学生会》和《No Game No Life》剧场版上映了,学生会在国内也已经进行了网络播放。在十月后的最新消息是Fate HF线剧场版目前看引进也不是不可能,而NGNL的海外播放收入更是创造了新的记录,某国内版权方也在疯狂暗示引进的可能,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而游戏方面在上季度P5在获得全球一致好评后,世界主宰任天堂的塞尔达终于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由于本文最终校对已经是TGA刚结束,我们惊呼天下第一的P5终于赢得了欧美玩家的认可,在使用JRPG这种大众不好接受的游戏形式的今天获得了最佳RPG游戏。而不出意料的绿帽子塞尔达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颠覆中震撼了每个体验过的玩家,并收获了最佳年度游戏在内多个含金量满满的奖项。这点更多的内容在十月番扫番报告中进行仔细的说明,那么现在开始吧。

十七年四月番扫番报告

一七年的四月份,想在想起来似乎没有的多少实感。这个季度由于工作上的原因大部分番其实并没有追下去,倒是现在时间渐渐充裕下来后才慢慢的补回来,而现在七月番也进入中期。所以这篇文在写的时候同时又要着手七月番了。

总的来说今年的四月番很不错,而这其中给我最大惊喜的要算是《ID-0》,而它的反面教材自然是《正解的卡多》。同时伴随着扳机社半年番《小魔女学园》的正式结束,PA信心满满的带来的新的半年番《樱花任务》。而像《路人女主》这样的番,在第一话还没看完就弃了,但是同时安野希世乃在事业上渐渐有了起色。在前不久去帝都参见了某活动后,晒出了在吃烤鸭的照片。紧接着在随后的《异世界食堂》活动者,安野特地向上坂堇政委献上带回去的红星二锅头。对于经常接触伏特加的政委来说,不知道二锅头如何(笑)。也许是从《超时空要塞delta》开始要姐充满深情的演唱慢慢的感染了很多人,安野唱歌的机会越来越多了,特别值得称道的就是本季度的《异世界食堂》的ED。

另一方面随着新的《超时空要塞》剧场版制作的公布,又可以听到安康鱼,美云和要姐的歌声了。从偶像大师灰姑娘中的摇滚偶像木村夏树开始,过了这么久安野的歌声渐渐开始被大家所熟知,真的非常高兴。

树莓派网络爬虫

v1.0 1st Edition

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在实际使用中发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并且也逐渐意识到树莓派的不足之处。关于树莓派的从零开始请参考《树莓派的简单应用》,主要介绍从入手配置到一些简单的使用。之前的想法是做一些提高生产力的工作,但是因为三月底的最后一天晚上看到的推文,开始了一些算是前置的工作,这些很多都是和爬虫相关的。

个人信息安全

“所有黑客手段中最有效的、最伟大的幻想艺术—-社会工程学”

最近参加一个线下聚会,其中在讨论信息安全的时候了解到不少当下的企业和个人安全现状。我从几年前开始担忧的事情实际上还是发生了,这使我不禁想起几年前看的一部关于黑客的德国电影《我是谁: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Who Am I - Kein System ist sicher》)。

这部电影的最后主角遇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攻破的系统,但是他从系统的使用者下手在最后的几次剧情反转中阐述了一个思想:”人不能总藏在他的计算机后面,最大的安全漏洞并不是存在于什么程序或者服务器内,人类才是最大的安全漏洞“。

android proc文件系统

v1.0 1st Edition

“proc文件系统是一个伪文件系统,它只存在内存当中,而不占用外存空间。它以文件系统的方式为访问系统内核数据的操作提供接口。用户和应用程序可以通过proc得到系统的信息,并可以改变内核的某些参数。”

“/proc 文件系统是一种内核和内核模块用来向进程 (process) 发送信息的机制 (所以叫做 /proc)。这个伪文件系统让你可以和内核内部数据结构进行交互,获取 有关进程的有用信息,在运行中 (on the fly) 改变设置 (通过改变内核参数)。 与其他文件系统不同,/proc 存在于内存之中而不是硬盘上

/proc 由内核控制,没有承载 /proc 的设备。因为 /proc 主要存放由内核控制的状态信息,所以大部分这些信息的逻辑位置位于内核控制的内存。对 /proc 进行一次 ls -l 可以看到大部分文件都是 0 字节大的;不过察看这些文件的时候,确实可以看到一些信息。这怎么可能?这是因为 /proc 文件系统和其他常规的文件系统一样把自己注册到虚拟文件系统层 (VFS) 了。然而,直到当 VFS 调用它,请求文件、目录的 i-node 的时候,/proc 文件系统才根据内核中的信息建立相应的文件和目录。”

十七年一月番扫番报告

2017年伴随着业界各种负面消息,一月番就这么开始了。从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不论是你制作再好,剧情多么套路多么有话题性,但是笑到最后的肯定是《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事实上虽然确实是如此,但是一个已经关服的游戏迟迟到来的,并且看来毫无诚意的动画却意外的爆发出惊人的话题。

看了这些之后静下心来,期待已久的《小魔女学园》TV版果然不负众望,给我们带来了看动画最开始的那种快乐。

树莓派的简单应用

v1.0 1st Edition

由于觉得在机器之间转移代码比较麻烦,于是终于入手个一个三代B树莓派,也正因为此开始了折腾。

目前最新的系统是官方的基于Debian 8 jessie,目前此系统也比较成熟自带了较多的实用工具,比如已经自带了git,并且同时集成了python2和python3,方便对第三方库进行兼容。同时也有基于BCM2835 CPU的GPIO底层操作库,并且此平台基于arm与一般意义上实用的linux系统有些许的不同。那么接下来正式开始。

2016我的番剧

v1.0 2nd Edition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开始渐渐习惯去电影院看电影。虽说大部分在电影院看的电影都感觉有些许遗憾,但是2016年电影给了我很多的触动,说优秀的作品鼓励人,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而动画业界也闹出了各种各样的事,业界药丸的言论几乎充斥在每一个新番讨论的地方。确实喜欢看的番越来越少,年末回顾起来绞尽脑汁也仅仅想起刚刚看过的几部。而电视剧方面倒是给了我们很多的惊喜,无论美剧、英剧还是日剧。